左手,右手

一只手疼了,给做按摩的常常是另一只手;一只手破了,帮助包扎疗伤的也是另一只手。

三十多年前,晨曦和辰光经人介绍认识。

那时的晨曦,生长在陂北和红安交界的偏僻山村,家里祖祖辈辈传统固执。小山村的人们对儿女的婚事,大部分都是媒人介绍,面见后如果没有看得见的缺陷,一般情况下就“说亲是亲”了,如若毁约是会遭人笑话的。

辰光的家在热闹的集镇旁边,家庭成员不多,家庭环境相对比大家人口的晨曦家优越一点点,关键是单传,没有日后的分家之虑。加之媒人是双方的熟人加亲戚,知根知底。晨曦哪怕有一百个不愿意,也顶不住爷爷和父亲的脸面及母亲的泪眼婆娑。


鸿雁传书几年后,他们结婚了。

 

晨曦在家是独女倍受娇惯,洗衣服做饭整理家务,一概不会。婚后的生活,因她的啥都不会,全家人不满意。辰光也是几代单传,除了老实本分加倔强外,其余的比如犁田耙地、插秧割谷也是一概不会,日子过的一塌糊涂。几个孩子连续出世,他们必须为孩子们的生存奋斗。

他们将孩子托付在晨曦的娘家照看,远离家乡出外卖菜卖水果,倒腾服装,什么挣钱就干什么,仗着年轻气盛,哪管酷暑寒冬,哪管身体有恙。

晨曦聪明伶俐,辰光勤劳俭朴,几年下来,他们还清了结婚和婚后做房子的欠债,日子在平淡中慢慢地过。


平常的日子,晨曦因为辰光的老实木讷,三句话并成一句,无事不开口,开口就怼人,夫妻俩没少争吵。晨曦最恨的是每次争吵过后,辰光就去传统守旧的娘家告状。

 

一次次因芝麻绿豆大的事争吵,一次次父母亲不问青红皂白对晨曦的指责和施压,加之来自辰光家庭成员的挑拨,使晨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,不是考虑到几个孩子难以割舍,真想一了百了。

好在晨曦不畏艰难,带领已经稍微懂事一点的子女们,继续努力挣钱,保证了家庭的所有开销,挣得了老家房子的多次改造及另购小巢。晨曦后来做得一手好菜,不仅色香味美,还勇于创新,亲戚朋友很喜欢吃,也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。到辰光这里,他流露出的是不屑的眼神,以及尖酸刻薄的语气。

孩子们都不在身边,有时子女们想和他聊会天,他总是一句“没有什么事吧?”然后挂掉。辰光的木讷、老实、不谙世事,一直使晨曦很不满,多少次想一脚踹出门去。

年过半百,晨曦的身体三天两头出纰漏,前几年因肠道毛病住院开刀几次,肠道做手术,因部位特殊,每天换药犹如重生。手术后的晨曦因疼痛难忍,每天都冲辰光发火,“就是因为遇见你才吃了那么多苦”。

 

辰光除了默默地忍着,就是精心护理。每次住院十几天,晨曦在病床上呻吟,辰光在床边流泪,晚上趴在床边度过一个个寒冷的夜晚。

好不容易捱过几年,平安无病的晨曦那日出门办事,天下小雨道路湿滑,性子急躁的她,一不小心摔倒在地!想撑着爬起来,但不成功!路过的行人来回了几拨,全都视而不见,甚至还有人说:“走路不知道慢点吗?”

过了好半天,晨曦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,脚上的保暖牛仔裤摔破了,身上的羽绒服加手套全都是泥水,狼狈不堪。浑身疼痛的晨曦,硬撑着坐车回家后,倒头躺在床上不能动弹。


也许是心有灵犀,上班闲暇的辰光,打电话回家问她在干嘛?晨曦接电话时眼泪汪汪地告诉辰光:我今天出门摔倒了!辰光沉默一会后说:我马上回家。

 

此后的白天夜晚,晨曦因肌肉拉伤疼痛,很不耐烦。辰光除了精心搽药、喷药护理外,还笨手笨脚地变着法煮饭做菜,为的是晨曦吃饱了不痛……

都说夫妻是左手和右手,时间长了,就是彼此碰到了也没有感觉。平时左手和右手似乎都各干各的,闲着的时候,搅在一起,或是分开,都很随意。但当一只手拎东西拎不动的时候,主动过来换的是另一只手,默默接过重物。

路上的风景,人多的时候,再美的风景也会被错过。所以,最好的状态是左手右手彼此扶持,彼此理解地继续。而被说成像左手和右手的夫妻之间,当然也不例外。备注:此文图来自网络,若有侵权到个人所属权,请联系删除,谢谢

注:本文版权归男士生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禁止转载、引用,对于侵权行为,男士生活网保留起诉权利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  • 联系人:男士生活网